欢迎光临全球财经网!

全球股市

热门搜索:概念股金融股票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本

466亿元,中产的最爱始祖鸟IPO了

百万中产“鸟人”们撑起的这次超级IPO。

受人瞩目已久的始祖鸟母公司亚玛芬体育终于成功IPO了。

如今始祖鸟俨然是代表中产阶级的中年人们最爱穿的品牌之一,前不久在一次聚会中,我的富二代朋友A打趣另一个外企金领朋友B,“穿了一身始祖鸟啊。”不得不说,始祖鸟的定位实在精准,也不愧其成为其母公司亚玛芬体育旗下最能撑起台面的主营业务了。

为什么中产阶级的中年人爱穿始祖鸟?一自然是其价格很中产,据说一件冲锋衣价格高达12000元;二是其主打的户外体育,迎合了目前消费者更注重户外运动、身心健康的需求。

如果一个中年人需要隐晦地传达自己所希望在的阶群,或许一整套的始祖鸟、几瓶茅台酒、一系列专业钓鱼器具(依据坊间流言:中年男人有三宝,钓鱼、茅台、始祖鸟),能帮忙迈入那个门槛。

更有趣的还数始祖鸟在中国的忠实消费者,他们将始祖鸟视为户外界的爱马仕,也将自己戏称为“鸟人”。此次亚玛芬体育能够上市,背后无疑有相当程度是百万中产“鸟人”们撑起的这次超级IPO。

市值466亿元

始祖鸟为大中华区贡献80%收入

2月1日晚,亚玛芬体育登陆纽交所,当日发行价13美元/股,开盘大涨3%,截至发稿前市值6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66亿元)。

亚玛芬体育的上市是众望所归,其背后豪华的承销商——高盛、美银、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花旗和瑞银担任联席主承销商,外加10多家投行,喻示了资本对这家公司的看好。

此次IPO,亚玛芬体育现有股东安踏体育、Anamered Investments、腾讯还将作为潜在基石投资者,分别计划认购公司最多2.2亿美元、2.2亿美元和7000万美元的股份,亚玛芬体育也计划在此次IPO中寻求至多18亿美元的募资。

作为亚玛芬体育旗下的三大核心主营业务品牌,始祖鸟、萨洛蒙、威尔胜都在这几年里发展的不错,其中——众所周知——尤以始祖鸟在中国地区的发展最为显著;此外萨洛蒙目前仍是为母公司贡献收入比例最大的业务线,2023年前三季度实现收入9.49亿美元,同比增长约35%。

在其招股书中,始祖鸟在大中华地区的增长被大书特书,成为带动亚玛芬体育整体业绩的黑马,“虽然公司三个细分市场的品牌都获得了全球认可,但在有些特定市场,某些品牌表现更突出,即北美和大中华区的始祖鸟、欧洲的萨洛蒙以及北美的威尔胜。”

比如,截至2023年9月30日,始祖鸟的忠诚度计划在大中华区拥有超过170万名会员,而由于该品牌能够利用微信等工具加快忠诚度会员注册,该计划的会员数量从2018年的1.4万人增加到现在。这让始祖鸟的收入大幅增长,在2023前三季度始祖鸟实现收入9.41亿美元,同比大增约65%。

多亏了始祖鸟,其在大中华区营收为4.53亿美元,为亚玛芬体育大中华区贡献了近八成的收入,后者在大中华区域营收5.93亿美元。

厦门首富丁世忠身家涨超128亿元

如果看整个户外运动品牌在二级市场的发展,以李宁、安踏为例的话,近期的股价其实是呈跌势态的,市值也有所回落。亚玛芬体育的上市,给户外体育市场注入了强心剂。

这一点很好证明,在2018年安踏收购亚玛芬体育时其估值为4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29亿元),此次上市市值达6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66亿元)。有业内人士分析过,这是因为亚玛芬体育在市场的表现与估值呈正比。

截至1月31日,安踏总市值1860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710亿元),李宁市值429亿港元(约合人民币395亿元)。

这次IPO,亚玛芬体育背后的资本也将迎来一波回报。

在招股书中,持股超过5%的股东有安踏、方源资本、Anamered Investments Inc、腾讯。据安踏上半年财报显示,目前其在亚玛芬母公司AS Holding的权益占比为52.7%。根据公开资料,方源资本持有亚玛芬体育21.4%的股权,lululemon创始人Chip Wilson通过其个人投资公司Anamered Investments获得20.65%的股权,腾讯则通过对方源资本的投资持有5.63%的股权。

其中众为资本作为2019年就加入的老股东,其创始合伙人张永汉表示,“众为资本一直认为,随着区域内各国经济的发展和财富积累,亚洲市场的消费能力将长期处于上升通道,在各个细分领域的消费能力将逐步提升,品牌升级趋势日趋明显。亚玛芬体育大中华区的高速增长也印证了亚洲市场的巨大潜力。众为资本在包括中国、东南亚在内的亚洲市场有着丰富的产业资源,能够为更多的国际化品牌与企业进入亚洲市场提供更具本地化特征的产业支持;我们也希望未来能够同更多的国际品牌合作,助力优秀企业和创业者迈向全球化的新征程。”

当然还值得一提的是亚玛芬体育背后最大的金主爸爸安踏。

自2018年接手亚玛芬体育开始,安踏就一直为其“负重前行”,在2019至2021年期间,亚玛芬体育给安踏分别带来了亏损10.92亿元、11.4亿元和1.54亿元,三年连亏近24亿元。亚玛芬体育至今也尚未盈利,在2020到2022年三年里累计亏损6.16亿美元,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的净亏损规模仍在扩大,从去年同期的1.044亿美元增加至1.139亿美元,同比扩大9.1%。

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安踏,持续亏损的亚玛芬体育不会像现在一样走的如此没有顾忌。

换过来讲,安踏也对亚玛芬体育抱有极大的期待,后者作为国际化品牌,能为安踏走向全球化带来更大的助力,丁世忠曾公开表达过“中国企业30年之内,几乎没有一个可以运营出一个亚玛芬这样的国际化品牌。”同样作为安踏收购的户外运动品牌,FILA的重要程度就远没有亚玛芬体育那么多。安踏为亚玛芬定下了“2025年亚玛芬体育旗下品牌营收达1000亿元”的目标,FILA也才定了“未来3年将实现400-500亿流水的目标”。

安踏董事局主席丁世忠本人也从亚玛芬体育中获益。在《2023年胡润百富榜》中,丁世忠以530亿元身家成为“厦门首富”。以目前安踏体育持有亚玛芬体育52.7%的股权,丁世忠持有安踏体育52.49%股权来算的话,这次亚玛芬体育上市后,丁世忠的身家将有超过128亿元的增长。

相当于一个IPO为丁世忠拿下了小半个李宁。

综上,一些分析师将亚玛芬体育的上市定义为“流血上市”,原因是后者仍在亏损,这话不假,不过看公司整体的增长势头加上始祖鸟的品牌效应,或许亚玛芬体育值得我们抱有更大的期待。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全球财经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Copyright 2003-2024 by 全球财经网 www.hbhuoguo.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关注我们: